返回第三一五章 先声夺人  大周王侯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赵子墨没想到自己竟然受到如此热烈的欢迎,有些诧异,有些激动,眼睛里竟然有了些亮晶晶的东西。诚然,今年春天的一场大病差点要了他的命,即便是现在,他依旧重病在身。他自己也不知道这病能不能好,正因如此他才不顾家人劝阻,毅然决然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因为他觉得这也许是自己最后一次参与花魁大赛了,他不想错过。



    赵子墨很快控制了情绪,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来,扬声道:“诸位乡亲,诸位父老。鄙人赵子墨,蒙花界众楼信任,忝为今年花魁大赛的司仪。若有不当之处,还请诸位海涵。”



    这一段开场白是赵子墨年年如此的开场,听到这熟悉的开场,百姓们的情绪立刻被调动起来。开始了,花魁大赛正式开始了。



    “又是一年中秋日,算起来今年已经是我杭州花魁大赛第二十一个年头了。二十一年,不长却也不短。当年我赵子墨还是个走路带风,风姿优雅,腰杆笔直,一顿饭能吃三大碗的壮年美男子。然而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我,已经发秃齿危,骨瘦如柴,行将就木的老朽了。哎,想想还真是心酸呢。所以刚才出场之时,老朽才斗胆摆了个造型,吟了首老朽自己填写的中秋词。因为老朽年年看着众才士在花魁大赛比拼文才,自己却从未有过机会。老朽便假公济私了一把,免得后面再无机会了。哈哈哈,老朽才疏学浅,各位方家是不是已经笑掉了大牙了?”赵子墨笑容可掬的大声说道。



    “赵先生说哪里话,在我们眼里,你还是二十年前的美男子。”



    “就是,子墨先生之貌潘安宋玉也不及,你是我们杭州百姓心目中的美男子。谁也比不上你。”



    百姓们嘻嘻哈哈的打趣道。



    赵子墨哈哈大笑道:“你们睁眼说瞎话,就不怕今晚的月亮掉下了砸破你们的头么?废话不多说,时辰已到,今晚花好月圆之夜,花魁大赛正式开始。”



    赵子墨将手一扬,后方花船上鼓乐齐鸣,灯火闪烁。不远处水面上,数十处焰火腾空而起,在西湖湖面上空之中爆裂开来,散出漫天花雨,缤纷而落,美轮美奂。



    百姓们呐喊起来,鼓掌跺脚声浪如潮,久久难以平息。哪怕是最矜持自敛之人,面对此情此景也不免受到感染,将一切抛在脑后,尽情呐喊鼓掌。



    赵子墨摇着折扇微笑着等声浪慢慢平息之后,朗声道:“在花魁大赛正式开始之前,有几件事要跟父老乡亲们说清楚些。第一件事便是今年的花魁大赛和以往不同。诸位也一定早就知道了,今晚的比赛是江宁府扬州府和我杭州府三城争夺花魁,堪称花界盛事。今晚这个花魁谁能夺到手,那可不是一般的荣光。夺冠者便是冠绝东南花界,那可是无上之荣耀。谁夺了花魁,不但为花界之首,更是当地州府的荣耀,这一点诸位心中皆不言自明。”



    众人纷纷点头,其实这是个最简单的道理,不用说所有人也都明白。



    “今晚的花魁大赛的规程跟我杭州历年花界的规程有所不同。三城青馆加在一起不下两百家,头牌红人不下三百位,便是每家出一人参赛,那也是两百多人参赛。全部参赛的话,岂非三天三夜也没个结果。故而这第二件事便是,经过三城协商,经过众青馆同意,此次花魁大赛以三城各自推举两家青馆红牌为代表,直接角逐今晚花魁。本就是三城争霸,所以首要之务便是代表所在州府夺得花魁,那便是全城的荣光。故而此次花魁谁能夺得,可说是全城花界之荣耀,并非仅属个人。此一节叫诸位周知。”



    众百姓纷纷点头称是,三城争夺花魁,花魁花落谁家其实只在其次,人们最关心的其实是三城谁可夺魁,而非是哪一家青馆。这其实是一场集体之争,个人荣誉在其中已经占据了极小的地位,这一点已经是百姓们的共识了。



    “当然,因为名额所限,对于其他未能被推举参赛者未免不公,故而此次规则之二便是,允许各家青楼在本城青馆之中寻求帮手,给予充分展示本城花界实力的机会。说明白点便是,哪怕你将全城的头牌娘子一起带来参赛也是可以的,但只允许表演两场。如何取舍如何安排,那是参赛青楼自家之事,倒也不牢老朽多言了。”



    众人恍然大悟,这么做倒也公平。无论是对三城之中的其他青馆还是对展示整体花界的实力都是公平的。但其实有时候人多是把双刃剑,并非所有的头牌都集中参与花魁争夺便是好事。人多必杂,主次难分,却也是个弊端,这便要考验各家青馆的本事了。如此开放性的规则,倒也是让今晚的花魁大赛多了不少期待和变数。



  &nbs

第三一五章 先声夺人(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