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22章 入魔  魔神大人你的面具掉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昏暗的房间里,戴着面具的黑袍人,在钟灵心离开后,愣愣的站立在原地,仿佛一座石像木雕,一动不动。

    他低着头,静静的看着手中灵光闪烁的手环,深幽的眼眸里似有一团弥漫的雾气,让人看不清里面到底是什么情绪。

    空气中好似还残留着一丝香甜的气息,如此的纯粹和诱人,无声的宣示着刚刚离开那人的独一无二。

    黑袍人微眯着眼睛,面具下的嘴角缓缓的勾起,露出一抹若隐若现的惨笑。

    他的喉结微微颤动了一下,喃喃自语着,声音轻得只有自己才能听到,透出苍凉的痛楚。

    “明明前世未曾出现的事件,却还是发生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我,用尽心力,难道还要再一次体验失去一切的痛苦……时光倒流,重来一次又能这么样,命运重现,你和我会不会还是一样的结局,或许没有人能够幸免,难道这就是宿命……你,为什么要在一切都不能挽回时,才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些话说完的一瞬间,他的眼神忽然变得阴沉了起来,幽暗的眼眸里肆无忌惮的讥讽和嘲笑。

    “如果我们一直寻找的人真的就是你,那么,这盘早已设下的棋局,已经彻底黑白不分,完全不可掌控。只是到底谁才会成为最后的赢家,你还是他,我可真是拭目以待……”

    他的指腹在手环上的铭文上摩挲着,然后猛地攥紧,神秘纹路上的光芒一闪而逝。

    下一秒,手环便化为小堆银灰色的齑粉,正中间的圆盘仪器也开始土崩瓦解,变成了一堆废铜烂铁。

    黑袍人紧闭着眼,陷入了沉思,思忖着该怎么继续走下去。

    他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身体倚靠在桌边,双手撑着桌面,仿佛和身后的黑暗融为一体。

    不知过了多久,他身后的墙面倏地晃动,如水波般荡漾出一圈圈的涟漪。

    墙面上突然伸出一只脚,而后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大步的从墙后跨了出来。

    李子默的鼻尖上还挂着一层细密的汗珠,瞠目结舌的看着地上那堆碎片,在心底腹诽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花费无数财力和心思才制造出一台的仪器,就这么碎成块了!”

    探寻的目光在房间内飘荡了好几圈,最后找到了角落里的那个漆黑的身影。

    李子默捋了捋头上还有些凌乱的刘海,脸色焦急难耐,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黑袍人的身边。

    突然的脚步声打断了黑袍人的思绪,等他回过神来,李子默已经在他的眼前站定。

    李子默恰好对上黑袍人蓦然睁开的眼睛,戾气凛凛,寒霜凌冽。

    他浑身莫名的打了激灵,不由得挪开了视线,毕恭毕敬的鞠了一躬,没有询问仪器为什么会损坏,而是识趣的直接说出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

    “老板,刚刚从你那儿过去的那个女人。她是一个极有研究价值的实验素材,身上的异能奇特,体质也异常特殊。”

    李子默说到这儿顿了一下,抬头偷偷瞥了黑袍人一眼。

    斟酌了片刻,他才小小心翼翼地问了出来,嗓音里带着一导和劝说的意味。

    “属下有些困惑,您为什么要给她最高级别的通行证?这样极为稀罕的试验品,不是应该送到研究所,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损失太大了!”

    对于一个热爱实验的工作狂来说,李子默不爱财,不爱美人,不热衷权利,只想安安静静地做实验。

    那个女人身上隐藏着的秘密,他恨不得将她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研究得一清二楚。

    李子默只要有一天不将它弄到手,就会一直寝食难安,夜不能寐,犹如小猫爪子不停的挠着胸口,心痒难耐。

    所以他听到发证处那糟老头子说得情况后,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想要老板改变主意。

    黑袍人没有说话,伸手将面具从脸上揭了下来,露出一张眉目如画般的俊美面容。

    只是那张精致的脸苍白到没有一丝生气,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如槁木死灰,什么都进不到他的心底。

    夏清玄抿着唇,漆黑的双眸里是一望无际的黑暗。

    他的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沉吟了一会儿,薄唇轻启,语气是里不容反抗的严肃。

    “她,不是你能动心思的,你若是碰她,想必是准备好不要命了。”

    听到这句话,李子默深吸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抬起头,回望着夏清玄。

    墙壁上的灯光投照在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一半昏暗,一半惨白,犹如从深渊而来的死神。

    李子默忽觉一阵清寒涌上心头,不敢再反驳下去。

    他有些不甘心的撇了下嘴角,镜片下的眼珠转了几圈,顿时涎着讨好地笑容,打着商量道

    “老板,这个人既然不能动,那我采集一点她的血液总可以吧?这对我的研究非常的重

第122章 入魔(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