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1.第 1 章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纪燃是被耳边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等会,哪来的座机?

    他迷迷糊糊醒来,抬手想接,手肘才动了一下,骨头里传来的酸疼感立刻就把他叫清醒了。

    他下意识睁开眼,一双黑漆漆的眼珠子在昏暗的环境下转了转,眼睫随着他的动作抖了几下。

    操,就算是他压着手肘睡了一夜,都不可能这么疼啊?

    电话铃声吵耳,他紧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啧了声,挣扎着接起电话。

    “先生您好,我们酒店中午十二点就要退房了,请问您还要续房吗?”

    他睁眼时看到了房间的装潢,自然知道自己在酒店。

    纪燃闭上眼,他发觉他不止是手肘疼,双腿更是难受,腰部往下就跟废了似的。他道:“续。”他还没睡够呢。

    “好的先生,那您有空麻烦来前台办理一下续房手续。”

    挂了电话,纪燃想着手都被压成这样了,再保持这个姿势怕是真得废了,于是他挣扎着,想翻个身,换个姿势。

    这一动可不得了。

    身下的酸麻和剧痛瞬间从脚底窜到他头顶,疼得他龇牙咧嘴,同时,也把他昨晚的零散回忆给疼了回来。

    他还来不及捕捉这些回忆的其中一幕,就被目光所及之处的物件惊掉了下巴。

    木质地板上静静躺着一条红裤衩,是他今年本命年特地买回来的,一条两千块。

    不不,这不是重点。

    只见在他的红裤衩旁边,还躺着一条纯黑色的男士内裤。

    与此同时,他的左手碰到了什么东西。

    纪燃僵硬着脑袋往回转。

    他旁边还躺着个男人。

    男人一头利落短发,背对着他躺着,看不清什么,只知道他背部线条紧绷,脖颈修长,能看出平时不乏锻炼,属于往健身房一丢,男人女人都会上来搭讪的那个类型。

    但纪燃没心思欣赏他的肌肉。

    这男人背上有许多道红印子,一看就知道是怎么留下的,其他地方也有不少暧昧的痕迹。

    记忆蜂拥般回笼。

    纪燃虽然是个Gay,但还没真正跟男人做过,昨晚压根没让人陪,所以这人不可能是夜店的那些少爷。

    也不是那群狐朋狗友们,给他们八十个胆子他们都不敢碰他。

    更不可能是路边碰到的,那家酒吧他去得勤,不少人都认识他,就算是捡尸,也没人敢捡他。

    他昨晚还遇见谁了?

    一个英俊硬朗的五官迅速窜进他的脑海。

    纪燃回想起某些细节后,几乎是被吓得一个激灵——

    我操!!!

    他是糊涂了?这么欠揍的背影除了秦满那王八蛋还他妈能有谁??

    纪燃感觉到自己身下疼得厉害,心里又恼又怒。所有情绪全都涌到他脑子里去,他连脸颊都气红了,连确认都不想确认,扑腾着就想下床。

    谁知他一动,就感觉体内也有什么液体跟着在动,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东西就已经顺着他的动作,滑落到他的腿根部,粘稠感带来的不适直窜大脑。

    操!

    我日你妈!

    纪燃看着旁边的烟灰缸,边计算着它的杀伤力,边心里不断在安抚自己——

    冷静,纪燃你千万要冷静,这马上要过年了,可他妈不能在牢子里过。

    纪燃此时很想点根烟冷静一下,但显然情况不允许。于是他只能拿起地上的红内裤,一股脑地往自己腿上套,谁知他身上疼得厉害,手不自觉地在哆嗦,套了半天也没穿好。

    “你去哪?”

    男人嗓子低沉又沙哑,划破了这片宁静。

    纪燃动作瞬间僵住。

    床上的人不知何时醒来,回了头正在看他。

    男人眉眼锐利,五官深邃,一边眉梢正轻轻挑起,眼底带着些漫不经心的疑问。

    纪燃的僵硬只持续了一瞬。

    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在秦满面前示弱的。

    他继续手上的动作,咬着牙道:“去给你买棺材。你喜欢什么款式的?花一些还是暗一些?”

    秦满哼笑了声,道:“都行……我还以为你要跑。”

    纪燃瞪大眼:“我跑?你都没跑,我跑什么?”

    “谁知道呢。”

    秦满坐起身来,一个弯腰,从不知是谁的裤子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棺材钱该是你付吧?我可没钱了。”

    自己疼得龇牙咧嘴,这人却还能安稳坐着抽烟。

    “你放心死,你死多少回,我就给你买多少副。”纪燃黑着脸,继续手上的动作。

    “等会儿。”秦满吐了口烟,“你先把这次的钱付了吧,我怕你真跑了。”

    纪燃有一瞬间没明白过来:“付钱?付什么钱?”

    秦满道:“你昨晚不是说要‘资助’我么。怎么,把我睡了,就想翻脸不认账了?”

    “……”

    纪燃全想起来了。
1.第 1 章(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